额尔古纳河右岸

请我拿出一点行动力来

【赵雨】难以预料(二)

剑鞘拖在地上划出摩擦声,远处的雷声暂歇,雨化田登上楼前最后一节石阶,骤雨紧接着就泼了下来。

四下里除去雨声一片寂静,雨水顺着楼上的瓦片流下,落在青石板上

他看着眼前这座楼,一共九层,一片漆黑之中依稀可见飞檐翘角的形状,外表来看平平无奇,楼前也未挂匾,唯独这楼的一层里透出淡淡灯光,只有灯影没有人影,仿佛蓄势待发的猛兽在暗处潜伏。

迈步进了楼,楼内可以称得上是宽阔,在适应了环境之后,仅凭屋内唯一一盏油灯的微光,还是有许多角落看不清情况,说是唯一的光源都有些亏待了这盏小灯,雨化田环视四周,除了这灯和灯下的八仙桌,偌大的空间便再无一物了,他看了看这灯,确认不是与什么暗器机关相通,就拿到眼前细看,因为灯柄上似乎写着一行小字。

“此物最相思”

就在他举起灯的一瞬间,前方黑暗的角落里响起了女人的轻笑声,笑声甜而低声,如果不是四周太过寂静也不会这样明显

雨化田没做任何犹豫,拿着灯朝着笑声的来处走去,八仙桌没了光亮,瞬间被黑暗吞没,声音却像察觉到他似的消失了。

久经沙场的人,比旁人的直觉更敏锐一些,他停下脚步,又转身举着灯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除了被光亮照到的空旷的空间。

再转身,一张女人的脸赫然出现在面前,如豆大的火光映的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上挑的眼角和熟悉的微笑。

“万贵妃”

雨化田眯着眼睛,手已经扶上剑鞘,另一只手里的油灯落在地上,陶瓷的外壳顿时摔得四分五裂,豆大一点的火光也触地熄灭了。

人的踪迹却消失了,无论多快的身法,活物总是有迹可循,再上乘的轻功,发力时都需要一个着力点,而这里只有一个楼梯口,人脸就出现在楼梯之上,纵使龙门一战元气已伤,也不至于这么近的距离无法察觉对方的动作,更何况,雨化田考虑到这里,把剑鞘仍在地上,万贵妃已经死了近两个月了。

就在剑鞘掉在地上的同一时刻,楼梯上有东西滚下来,如同山谷落石,一时之间咚咚咚响声不断

借着适应黑暗后的视力,只能看到是个一身黑的人一动不动躺在楼梯底部

雨化田踩着这人的胸口,剑锋与这人的脖颈只有一线之隔

“报上名来”

底下人似乎也没有挣扎求饶的意思

“是我,赵怀安”

踩着他的脚并没有对这回答做出任何回应

“我曾准备将赵怀安的项上人头高悬在灵济宫前。”

被踩的人笑了一声,用两指夹住眼前的剑锋

“不知是何人与我结下这深仇大恨,还请账房先生告知在下”

剑身提起的一刹那,赵怀安迅速抽身站了起来,扶着右肩踉跄了一步

雨化田看到他右肩的伤口,应当是箭矢所致的贯穿伤,很快移开视线,问道“赵员外的少爷如何了?”

赵怀安:“应当是在顶层,从外部进楼不可取,二楼之上的机关不知由何触发,走上几步就是密集的箭雨”

雨化田抱着双臂,瞥了他一眼

赵怀安“我倒是有个问题,你是如何成为这账房先生的”

雨化田:“我若是不回答,如何”

赵怀安:“此番营救这位小少爷,也许有需要合作的时候,只是解答疑惑而已”

雨化田绕着他走了两步,窗外的雨还在下着,且有愈演越烈的趋势

“你们这些人,认为宦官是做什么用途”

没等赵怀安回答,雨化田就已经继续说下去了

“我三年前,到此地考察税收情况,遇见的赵员外”,他陷入了回忆,食指放在嘴唇下,“赵员外正是在此时向我请求帮助,那时朝廷正在责罚追罪先前丈量土地虚增面积的官员”

赵怀安看着他,在黑暗中,只能见到他的散下长发的身影轮廓

“那么你曾帮他欺瞒罪行?”

雨化田笑了,“赵员外正是当初按照规定要求老老实实重新丈量土地的那批官员”

“你以为事情都像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他又向赵怀安的位置走近了一些,“你以为杀进贪官便可天下太平,五谷丰登?”

“先前朝廷一位要员下令重新丈量土地,而如今这位要员在朝堂上失了势力,皇上又想起这码事,下令继续丈量,此时这位要员的反对势力便抓住了机会,当初老实听话的小官就是这位要员的残余支持势力,正好借此机会治罪,这下,遵守规则的人反而要追罪了”

闪电出人意料的划破长空极短的照亮了这楼中

赵怀安看到了眼前人闪着光的眼睛,他难以说清那是怎样一种神情,戏谑又似乎有着一些愤怒,他承认,这一刻,他不知要说些什么

在轰隆雷鸣中,赵怀安沉默了一会儿

“你是被何人所救?如何来到这赵员外家中的”

雨化田置若罔闻,走上楼梯,方才说过的话仿佛都是不存在的,他开始继续思索着怎样破局


【赵雨】难以预料

按时间来说,是雨化田先看到这两个人的,起初,他以为是看错了,毕竟从龙门黄沙之下的宝殿出来已经整整一年了,一年的光景,说长也不长,却足以让原先的生活天翻地覆,看着赵怀安带着一个毛头小子,他眯起眼睛,喝了口茶,目光从这两个人移到一楼台子上跳舞的舞女身上,又移回来

酒楼的小厮端上一盘点心,青釉的碟子摆着各色的糕点,雨化田叉起一个五白糕,轻轻旋转着,糯米冰皮上有细细的粉被抖落下来,这种糕通体纯白,甜味极淡,里面也没有任何夹心,从前在宫里的时候,工序复杂造价不低的点心之中,万贵妃吃的最多的却是这一种,“从前”,他是一个几乎不会回忆的人,想要在权利的阶梯上往上走,眼前的麻烦数之不尽,哪有时间想着过去,如今一夕之间落回谷底,闲暇时间倒是大把,当然麻烦事还是有的。

思虑这短短一瞬,楼下就开始喧嚣起来,舞台的前两排,有两位公子爷为争一个当红的歌姬陪酒闹了起来,一时间劝架的小厮和看热闹的观众乱哄哄挤作一团,雨化田瞥了一眼,不出所料是他陪行来的这位少爷,赵员外为人老成圆滑,对儿子却是百依百顺,这位小少爷给惯的任意妄为,整天游手好闲吃喝玩乐也没有什么,这几天已经喝多了跟人在酒楼里吵了三次,雨化田觉得让他长长记性也没有坏处,故没有第一时间下楼。

一只筷子如同离弦的箭穿过空气,在旁人眼里,几乎不能捕捉它的轨迹,雨化田眼睛一亮,转瞬之间,那只筷子已经改了道,堪勘贴着赵员外的儿子的脸侧滑过,“铛”的一声,正穿中五白糕的中心扎进柱子上,吓得这位小少爷脸色惨白,顿时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雨化田修长的手指扶着木质楼梯,慢慢从楼上走下来,酒楼之上悬挂的红灯笼照在他的侧脸上,映的他漆黑的眼睛里有一点跳跃的红色,有的人天生给人敬畏感,他走的这一小段路,前头的人群竟纷纷给让开了路。

吓了一跳的小少爷看见他,好像忽然有了主心骨一样“看什么看,把刚刚那位牡丹小姐叫过来!”
雨化田对四面八方的视线视若无睹“少爷,时候不早了,还请回府中休息。”
语气不急不缓,对这位小少爷确有奇效小少爷带着点怒气又不敢直视他“刚刚是你?吓我一跳”
雨化田还是一样的语调“为了少爷的安全起见,还请回府休息”少爷似乎还想争辩,雨化田一眼扫过去,便没了声息。

待众人散去,酒楼又恢复人来人往的景象,赵怀安拔下插在柱子上的筷子,筷子的一头因为扎进柱子显出损毁的痕迹,而柱子上留下的损毁更深,好似虎狼留下的抓痕,可见发出之人的内力深厚,赵怀安摸了摸没有打出去的那一枚铜钱,又看了一眼筷子上的五白糕,这使筷子当暗器伤人的杀手固然令人起疑,但是今天见到这位本应化作沙下枯骨的人更为可疑,这世上有两位长得相似的人已实属罕见,再怎么也有不了第三个。

他把这两样东西扔给旁边的毛头小子,“你先回客栈去,我有些事情要查清楚”那小孩大致十三四年龄,也不嫌脏,直接把五白糕举着吃了“大侠,是要跟什么武林第一美人相会吗”赵怀安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没搭理小孩子的胡言乱语。

要调查这个疑似雨化田的人出乎意料的容易,全因他尽管是赵员外家的账房先生,却常陪着赵员外的独子在外露面,这位独子又是个能惹祸的性子,县里大多数也因此多少见过他,赵怀安此刻站在赵员外家气派的大门前,看了看高大的石狮子,对着看门人问道“员外家里的账房先生在吗”

看门人是个上了年级的瘦老头,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即使是年级很大,眼里还有种精明的光,“你是什么人”

赵怀安看了一眼阴云堆积的天空,风吹得他衣袖微微作响,他用那双无喜无悲的眼睛看着老头“烦请通报说我是他在龙门时认识的熟人”
赵怀安等了一会儿,时间挺长,不知道是赵府太大还是有意为之看门人回来的时候,直接了当的说“账房先生不在”
“不在,我刚刚问你通报的时候,你可没有说他不在"
那老头嘿嘿一笑,加重了语气“我刚刚去问了他,他告诉我,他不在。”大门随即在赵怀安面前关上 

  木桶里的水还在散发着热气,雨化田把挡在脸前的头发撩到头后面,胳膊撞在木桶的边缘,这种时候就会想起宫里宽敞的浴池,刚从木桶里站起来,他身形一顿,窗外的雨已经下起来了,能清晰的听到雨点打在砖瓦上的响声。

他没有回头,按着平常的习惯,光着脚走到屏风附近,系上黑色袍子的带子,等转过身的时候,和他料想的一样,赵怀安已经站在窗前了
  “以你的实力,不该在我站在窗前的时候才察觉”
赵怀安盯着他说道。
"赵大侠来此有何贵干,就为关心我的武艺水平?”赵怀安看了看房间里的摆设,都是普通的物件,没有剑也没有任何武器的痕迹
“我没有想到你还活着。”
雨化田的脸上没有表情,“你是来斩草除根的?”
窗外的雨又大了起来,隐隐夹杂着雷声,雨的气息是无孔不入的,木质的建筑更是如此,空气里增添了又一分的凉意赵怀安接近的速度非常之快,这也在雨化田的意料之中,但他不仅硬接下雨化田当胸一拳,两人就地滚了几圈躲至木质屏风之后,这他却是没有想到,以及随后穿透窗户的数只箭矢密密麻麻如同骤雨尽数打进地板,迅速而掷地有声。
箭雨已停,赵怀安还压在他身上,尚在滴水的头发裹在两人之间,这么一滚,随意系着的袍子也就基本散开了赵怀安“我想你已经改邪归正,人人当有第二次机会”
雨化田没有忍住,大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好个改邪归正,我对你真是无话可说”

感觉这灰花绒毛狐狸长得好像大叔哦,又严肃又可爱的样子

老爷的独角兽是粉红色毛毛!
可爱!

我喜!!狄宁和贾拉索太可爱惹惹!!!@不知道在同人范围里黑暗精灵三部曲怎么样,是不是又是一个冷坑

太震惊了,也可能是我CP脑,可是还是太震惊了,我从稍微知道一个这个CP瞬间从官方漫画里透彻理解了这一对的残酷和色情并存的关系

这也太情色了八,这一整话都非常的情色,我天

【战争三十题🔥】唯有死者方能流干血泪,直至战火的熄灭。

唧唧的小天使:

战争三十题
1.无悔荣光
2.血与蜜之地
3.物资紧缺
4.七月围城
5.战壕里的灰烬
6.屠城令
7.前线告急
8.战俘营
9.特权阶级
10.失陷夜
11.人形兵器
12.断后
13.逃兵
14.胜者的失败
15.第一次杀人时
16.遭遇战
17.撤离
18.钢铁重甲
19.染血的照片
20.以正义之名
21.军妓
22.同时开枪
23.权力者的游戏
24.背后的刀剑
25.撕毁协议
26.生是表象,死是牺牲
27.谈判交涉
28.间谍
29.难民潮
30.家